400-012-0336

案例展示case shows

省部属医院市属医院县级医院军队医院专科医院

在线咨询 online consultation

400-012-0336 欢迎您的来电

西苑医院:用互联网技术改善传统中医院服务 2016-06-29

   颐和园东,万泉河畔,安静的伫立着一群绿色屋顶的建筑,这便是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西苑医院成立于1955年,占地面积6万多平米,是新中国成立后由中央政府建设的第一所大型中医院,是一所集医、科、教、保健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三级甲等中医医院、全国示范中医医院和北京市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还是世界卫生组织传统医学合作中心之一和卫生部国际紧急救援中心网络医院。

   然而,走进这家年门诊量高达251万人次、平均每天门诊量达8800人次的三甲医院,门诊大楼却没有记者想象中的人潮汹涌,拥挤不堪,无论是挂号窗口、缴费窗口或者取药窗口,都井然有序,每个窗口只有2、3个人在排队。

   “小时候我爱听故事,常常对千里眼、顺风耳、高脚七着迷,没想到现在都实现了,并且应用到中医医院,让我们用信息化的手段服务患者,给患者更好的就医体验,也可以实现远程会诊和管理,下一步,我们还会用大数据保存、分析病历,形成中医特色的临床诊疗数据,为中医科研服务。”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副院长刘婕告诉本刊记者。


8800人藏哪去了?

   挂号窗口应该是各医院的首“战场”,对于三级甲等医院更是如此,可是走进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的门诊大厅,每个挂号窗口都只有少数人在排队。

   原来西苑医院在利用信息化不断优化服务流程的基础上引入了支付宝、微信、手机APP等多种方式网上预约挂号,以支付宝为例,患者只需要通过扫描支付宝二维码关注服务窗,绑定登记号完成与该院系统的绑定。此时,服务窗会出现该院挂号信息,患者在选择挂号门诊后,只需提交信息便可通过支付宝缴费完成挂号。该服务窗还将显示各科室专家的剩余号,方便患者查阅,如果患者需要退号,在就诊前一天用该服务窗自助办理,而整个挂号过程不足1分钟。

   同样,患者在就诊过程中,无需排队就能实现诊间付费。医生为患者开出方子后,医院的服务窗就会自动提醒用户缴费信息,以及明细收费项目和就诊详情,患者核对后就可以使用支付宝结算。事实上,患者除了动动手就能在1分钟内就完成挂号、缴费外,还可以在手机上查看检验、检查报告,同时患者在就诊结束后,可以对医院环境、医生专业技术水平、医务人员的服务态度以及服务流程等方面进行满意度评价。

   基于移动平台的新看病模式将最大限度压缩挂号、缴费、等待取报告的时间,免去了排队之苦,也颠覆了既往人们在大医院“排队3小时看病3分钟”的不愉快经历,开启新的就医体验。

   取药也是如此,该院通过链接门诊医生工作站与药房发药管理系统,引进德国预调剂自动发药机,并进行中成药发药系统开发建设。患者只需拿着取药单,上面标注着取药窗口号、取药时间。“如此一来,取药方式由原来的‘人等药’转变为‘药等人’, 西药、中成药取药时间已由原来的40分钟缩短至6~10分钟,很多患者还没到取药窗口呢,药品就已经全部备齐,大大缩短患者等候取药时间。”

   中草药取药时间也大为缩短,原来需要3-5个小时,现在缩短到38分钟,记者在现场看到,一位张姓阿姨根据标注的取药时间来到门诊大厅,将取药单对着叫号屏幕下方的扫码区,屏幕上即刻显示出她的信息,并提示她的取药窗口还有两人等待,三分钟后张阿姨就顺利取到药品离开,而这样的叫号屏幕及扫码区在该院随处可见。

   不过,看似小小的转变,其实让西苑医院付出很大的心血,医院收费系统比任何一个交费系统复杂,不仅要考虑医保病人的自费分解,更要考虑网络用户并发数量、预约、退费、网络信号等因素。

   彼时北京共计有8家医院加入支付宝“未来医院计划”,但目前只有西苑医院、健宫医院和天坛医院可以使用支付宝挂号和缴费,其余医院均已经取消或从未上线支付宝相关医疗服务。同时,西苑医院也是唯一一家设有支付宝窗口的医院。

   相对西医,中医院病人的年龄偏大,有名气的中医大夫年龄也不小,如何引导一群中老年人接受信息化,学习使用APP便捷的就医,则是西苑医院和很多中医院的另一个难题。


中医院进入移动互联时代

   全国中医药信息化现状调查报告指出,中医药信息化建设与发展存在着基础差、底子薄、投入不足、应用不深、信息标准缺乏等基础性薄弱环节。

   2015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年)》提出:“重点研发中医健康识别系统、智能中医体检系统、经络健康辨识仪等中医健康辨识、干预设备;探索发展用于中医诊疗的便携式健康数据采集设备,与物联网、移动互联网融合,发展自动化、智能化的中医药健康信息服务”等,进一步明确了中医药信息化建设的方向和任务。

   “没有信息化就没有中医药的现代化。谁在信息化潮流中落伍,谁就会被时代所淘汰,中医药也不例外。”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原副局长、中国中医药信息研究会会长吴刚坦言,应将信息化作为推动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技术支撑、赶超手段,成为中医药振兴的强劲动力。

   因此,西苑医院没有将信息化的脚步仅仅停留在挂号、缴费和取药上,而是深入到提高医疗安全以及质量控制上。

   在刘婕看来:医疗安全永远是医院的主题,很多医院危急值只要检验值高了就报危急值,比如说肾透析的病人很多指标一直是不正常,但这样不停地报,会让临床医生很烦。所以我们认真梳理所有的危急值,直接发送到医生手机上,这样让医生告诉每个病人哪个指标高了,需不需和给他沟通,现代化移动终端手机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

   在西苑医院的住院部,记者观察到,每个患者手和护士手上都有一个腕带。据了解,由于病人多、药品多,以前临床输液出错的事情,在中国医疗事故中所占的比例高达30%—40%,因此,西苑医院引入移动护士工作站,输液系统在患者、护士手上各系一个腕带,并在输液瓶上打上条形码,护士输液时需要用手持设备扫描药瓶、患者和自己所系的腕带,患者和药品信息一致才能输液,并且输液的同时会记录下护士的姓名,责任到人,这样可以大大降低输液的差错率。

   这也是西苑医院选择芯联达合作的原因:给患者最便捷、最安全、最贴心的医疗服务。管理者希望看到仪表盘,所有数据得到及时的报告,医生可以随时随地用手机查到病人、病程记录、各项检查单甚至是医嘱。“全面质量管理提升医疗品质,就是要全员全过程追溯。”


中医的大数据革命

   在刘婕看来,当今医院信息化建设,各院都有几十个到上百个系统在运行,多数都不是一个厂商开发的,所以最大的问题是形成信息孤岛,有的基础字典乱,数据质量差、流程没有梳理、数据不共享,中医诊断标准化存在问题,这都给中医院信息化建设和数据交换需要克服的困难。

   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也指出:应主动研究体现中医药特色的指标体系和信息系统,在居民电子健康档案和电子病历两大数据库中体现中医药特色和规律等。有针对性地加强基层中医医院基础设施建设,开展远程智慧医疗平台研究和试点,真正认识信息化带来的看病就医的便捷。中医药应借助于现代科学技术、网络技术、云计算、大数据来实现跨越式发展,中医人一定要抓住这一历史性的机遇。

   中国中医科学院常务副院长刘保延表示,中医药要想“玩转”大数据,面临的首要难题就是要利用临床科研一体化的特点,将中医临床实践数据化、数字化。对于临床实践数据化,临床科研信息共享系统主要采用了高度结构化的电子病历系统,即把不同医生通常采用的自由语言记录临床信息的方式,改变成通过数字化中医临床术语应用系统支撑下的结构化电子病历,大大提升数据的质量和可用性。

   这也是西苑医院在引入芯联达科技后即将要做的事情。刘婕表示:西苑医院是一个研究性的医院,科研队伍非常强,这不同于其他医院,我们有专业70多位做科研的人员,所以我们科研数据也是非常珍贵,所有科研资料,包括临床药理中心,包括GCP都要求查到病人的信息。西苑医院一贯注重对传统中医继承,历时30余年将清代宫廷原始医药档案3万余件进行整理和挖掘,完成专著10余部。而且把以前几十年的著名专家门诊纸质病历,通过系统扫描保存。中医院的特点是门诊量通常较大,如何将门诊的电子病历应用好,是中医大数据的重要基础。

   通过不懈努力, “今天站在不同的角度来看,中医囊括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精华,需要我们好好提炼,我的想法是通过梳理基础数据,让电子病历有好集成平台,最后形成中医特色的临床诊疗数据中心,更好地支撑临床诊疗和传统中医研究,这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刘婕最后说。

   这也正中医药正经历着一场大数据“革命”,终将改变传统的信息传播、传承研究、健康管理、医疗服务模式。

(文章来源:新华社《瞭望》2016“两会专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