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12-0336

案例展示case shows

省部属医院市属医院县级医院军队医院专科医院

在线咨询 online consultation

400-012-0336 欢迎您的来电

阜新市中心医院: 技术助力医联体腾飞 2016-06-29

   2015年寒冬的一个深夜,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太平乡医院来了一位疼痛难忍的患者,来自村里的青年小赵由于手指骨折断裂,急需进行断指再植手术。但断指再植手术需要在光学显微镜的助视下,将断离的血管重新吻合,彻底清创,进行骨、神经、肌腱及皮肤的整复术,属于高难度、精细化的复杂手术,太平乡医院由于医疗条件所限,无法发成这例手术。

   然而,断指再植手术应该越快进行越好,通常在6到8小时内再植,很有可能接活,而超过了这个时间,成活希望就不大了。此时距离小赵手指断裂的时间已经过了很久,能否成功接回断裂的手指,就要看能否尽快找到有资质的医院进行手术。

   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较量,太平乡医院马上联系了一家三甲医院——阜新市中心医院,几年前,太平乡医院被纳入阜新市中心医院的集团医院联盟,因此小赵被转诊到该医院的骨外科进行治疗,并通过集团医院绿色通道迅速办理了住院手续,入院半小时后就得到了急诊手术治疗,经过半个月的治疗和护理,目前小赵伤口已经愈合,顺利出院。

阜新市中心医院大楼.jpg

   集团医院联盟是阜新市中心医院自2009年就开始进行的发展模式,这与后来辽宁省卫计委所提出的未来分级诊疗的医联体发展模式不谋而合。通过“上引下联”,阜新市中心医院最大程度上优化医疗资源分配,实现了上下级医院间的高效协同,真正将分级诊疗落到实处。


试水医联体

   阜新市中心医院始建于1949年,是一所集医疗、预防、康复、教学为一体的综合型国家“三级甲等”医院。2009年起,从医疗资源纵向整合的思路出发,阜新市中心医院就开始尝试并确定了“上引下联”的发展战略,并实施分级诊疗。

   作为一家地方基层三甲医院,该院准确地找到了作为上级医院和下级医院中间的纽带和桥梁这样的定位。对上,他们与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辽宁医学院等加强联系,不断拓宽与上级医院合作的内涵,目前已经成为了大连医科大学乡村医师培训基地,且已有百余人在该院接受培训。

   在不断与上级医院加强联系的基础上,阜新市中心医院还不断拓宽对下的合作范围,该院在全市范围内率先成立了以中心医院为“龙头”, 以三家市级专科医院,和各区县、社区及乡镇卫生院为“主体”,同时吸纳了内蒙库伦旗所属县乡级医院及黑山县第二人民医院组成的阜新市中心医院集团医院,形成了以阜新市中心医院为中心的三级医疗网络,当前阜新市中心医院集团成员单位已经发展至80家,覆盖了阜新、内蒙、义县、黑山等周边地区。

   所谓分级诊疗,就是按照疾病的轻重缓急及治疗的难易程度进行分级,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承担不同疾病的治疗,逐步实现从全科到专业化的医疗过程,其内涵包括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简单地说,分级诊疗就是要形成“首诊在社区,大病进医院,康复回社区”的理想就医格局。

   建立分级诊疗制度,是合理配置医疗资源、促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均等化的重要举措,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建立中国特色基本医疗卫生制度的重要内容。因此,分级诊疗被视为新医改攻坚阶段的重头戏和有效降低医疗费用、缓解“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重要举措。而作为承载并与这种制度相融相生的“医联体”建设变得越来越重要。

   阜新市中心医院院长刘长江告诉本刊记者:“对于医联体内的成员单位,我们建立了辅助检查一单通、急重症患者24小时全程陪诊、陪检等绿色通道,并免费为医务人员培训、进修学习,应邀参加疑难、危重病人的会诊、查房、手术、义诊。现在每年医院都有近千余名医联体医院转送的患者前来就医。”


向下转诊难题

   2015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到2017年,分级诊疗政策体系逐步完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诊疗量占总诊疗量比例要大于等于65%。

   然而现实中,难题还是不少。一方面,患者分流并不理想,出于对基层医疗机构的不信任,以及基层医疗设施的薄弱,首诊难以流向基层;另一方面,双向转诊多为“向上转诊”,“下转”难以实现。

   因此,阜新市中心医院还积极促成科室与下级集团医院的单独互动,建议临床科室与各县区乡镇卫生院结成对子,由公共事业部与科室共同完成到乡村卫生院的义诊,这种直接联系让农村和偏远地区患者的就医变得更为便捷,形成了具有阜新市中心医院特色的良性“医联体”发展模式。

   尽管如此,刘长江深知,如果医疗机构间没有信息共享平台,不能实现大医院和全部社区医院的互通互联,就很难实施远程会诊,双向转诊也很难真正落地。为此,刘长江开始带领医院苦练信息化内功。

   “当今社会的发展方向是互联网+的时代,大数据、云计算都在向我们扑面而来,我们早在2011年就发现了自身信息化建设落后的短板,开始对医院的计算机系统进行了全面的升级改造,在东北地区首家上线了HERP-医院运营管理系统,规范了人、财、物的管理,重点使物流管理、招投标采购合同管理等功能,达到了向管理要效益,堵塞漏洞、增收节支的成效。”刘长江介绍说。

阜新市中心医院院长.jpg

(上图为阜新市中心医院院长  刘长江)

   医院还建立并完善了HIS、LIS、OA办公系统等,2012年又重点推进了电子病历质控系统、抗生素分级管理系统、电子化临床路径管理系统、物流传输系统及PACS系统,实现了病历书写电子化,医疗质控电脑办公化,抗生素使用权限化,各种办公基本无纸化,各种检查结果即时获取、危急值预警等。近年来,医院管理费用占总支出比率、全院医疗收入耗材率均出现连续下降目前各系统运行良好,医院已经追赶上了省内同级医院信息化、数字化管理的步伐,为医院的现代化,规范化管理提供了有利的信息支撑。

   在此基础上,自2016年起,为了更好的解决分级诊疗过程当中基层集团医院技术力量薄弱的问题,阜新市中心医院正在组织建立心电远程会诊及医联体平台,这无疑为阜新市中心医院开启智慧医疗运营服务打下坚实的基础。

   医院通过建设远程医院会诊平台,方便阜新地区患有疑难病症的患者的进行会诊,不用再路途迢迢的奔波到省城排队找知名专家会诊看病。只要坐在电脑两端,就能解决患者的健康问题。

   刘长江介绍说,患者信息共享平台建立后,上级医院接诊医生通过手机或电脑均可远距离直接查看成员单位医院患者的CT、MR图像、心电图像等检验和化验结果,查看电子病历等,在执行分级诊疗过程中提前介入该患者的诊疗指导或实施;或者更进一步,提前对即将转入本院患者的诊疗进行准备,如:心脏、脑血管的介入手术的准备,为患者生命安全提供更有力的保障。

   而当患者完成治疗需要回社区医院康复时,下级医院医生可通过手机随时查看该患者治疗信息、医嘱信息,为患者提供准确的康复治疗安排。还可通过手机APP与患者的主治医生进行沟通,保障康复患者得到最合理安排。

   “这80家成员单位医院数量众多,资源配置良莠不齐,要最大程度上发挥优质医疗资源的作用,实现上下级医院间的高效协同,必须发挥信息技术的能量。上下级医院之间在保证信息安全的基础上,建立患者数据集成共享平台,通过互联网进行连接,这是分级诊疗和医联体有效落地的基础保障。”刘长江表示。

   在今年的工作安排中,阜新市中心医院希望通过引进移动查房、远程心电会诊、医联体平台等方法开展与基层医院的良好合作,有助于逐步实现“基层首诊、急慢分治、双向转诊、上下联动”的就医格局,在构建分工明确、覆盖广泛、资源共享、互联智慧、服务同质、便民惠民的分级诊疗服务体系上迈出重要一步,切实为打造健康阜新、提升阜新及周边百姓健康服务水平做出积极贡献。

   刘长江还表示:分级诊疗“互联网+”的实现,对医生的服务价值提升具有重要意义。“医生通过手机终端实现实时调阅查询患者相关信息,有效提升工作效率。通过手机端对患者进行院后跟踪管理并提供合理的治疗手段,大幅提升医疗服务价值和质量。”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分级诊疗实施以来,作为上级医院的阜新市中心医院患者整体数量未见减少,重症患者有所增加,轻微病症患者有所减少。


                       分级诊疗还需三医联动

   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医药创新与新技术研究室负责人程龙提出:未来新技术将为现行医疗模式带来巨大的改变,我们希望用智慧医疗的手段来助力分级诊疗政策,单一行政手段恐怕很难解决基层能力不足的根本问题,若解决基层诊疗能力与需求之间的矛盾需要信息新技术的帮助。如今智慧分级诊疗已经进入政策研究视野。

   不过,现实中,分级诊疗还面临一些困境。比如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可使用的药品不一样。目前,基层公立医疗机构使用的全部是国家和地方增补的基本药物,而大医院除了基本药物外,还有很多品种,很显然会出现药品衔接上的困窘。因此很多患者挤到大医院排队挂号,也只为去买药。

另外,为防止过度医疗,医保部门有总量控制、定额报销的规定。这是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都面临的“紧箍咒”。

   社区中心的医保总额指标是总额预付,按上一年度实际发生额测算的,在医联体内,常见病患者下沉和大医院康复期病人下转,有可能使医保总量超支,受到医保部门质询乃至责罚。基层医疗机构也就没有动力扩大服务、改善服务。

   “因此,分级诊疗必须三医联动,就是医保体制改革、卫生体制改革与药品流通体制改革联动,光靠医院自己是远远不够的。”最后,刘长江表示。


(文章来源:新华社《瞭望》2016“两会”专刊)